昨天心血來潮,拿起我的笛子三兄弟—曲笛、梆笛和從日本買來的篠笛(祭り時用的笛子)來吹吹。

曲笛大哥、梆笛二姐和篠笛三弟

吹了幾個音之後,ホウジ便滿臉充滿狐疑的走了過來。

我心想:呵呵~你沒聽過的聲音,很怪吧!看著牠那怪異的表情,覺得很有趣。

接著,我就又吹了幾小段。而ホウジ也從門口,走到我的床邊。

說時遲那時快......就在一瞬之間........

「ㄛ!好痛啊!」

ホウジ竟然趁我沒有注意的時候,冷不防的張口咬了我的右手......

頓時,我的右手上就出現了三、四個小洞......

「流血了啦!笨ホウジ,你在幹什麼啦!」而ホウジ則是豎起了牠的耳朵,還想要繼續攻擊我的樣子,我就拿起了拖鞋,打了牠的頭。

嗚嗚....ホウジ竟然咬我......

兩個月之前,同事(ホウジ的媽媽的娘)來家裡拿飼料,也被ホウジ咬了一下,差點因為蜂窩性組織炎而開刀(害同事住了一個星期的醫院),我則是被咬了右手臂(為了懲罰牠咬人而被牠咬),也得了輕微的蜂窩性組織炎。

結果這次更嚴重,竟然咬得我流血。有了上次的經驗,加上看了PTT貓版的貓友心得,在用肥皂水、清水清洗,簡易的消毒之後,趕緊到醫院去報到。

上次去看醫生時,護理人員就因為聽說我是被貓咬的而覺得奇特,結果這次又是因為一樣的狀況來就診....唉....又得花一筆醫藥費了!

其實只咬了大概四個洞吧!可是還是發炎了!所以只好包成這樣....

從醫院包紮完回到家,我就故意一直不理ホウジ,而ホウジ不知道是知道他犯了錯還是根本就還想咬人的表情,反正牠也不太理我。本來,我要離開家時,都會跟牠說再見,後來我就故意都不跟牠說話。到了晚上,牠的表情又回到原來的樣子,看到我們回家,便馬上躺下來要我們摸牠。ㄜ.....真是善變又善忘啊!!

已經忘記咬了媽咪,很快樂的被撫摸著的ホウジ

另一個同事第一次來家裡玩時,ホウジ本來也是很乖的給同事撫摸,但後來我才離開不到三秒,同事就被ホウジ抓傷了手臂。後來我們討論的結果是,大概同事摸到了ホウジ不喜歡被摸的地方,所以才會突然抓了同事的手。

被抓傷的同事的手臂。幸好只是輕微的抓傷.....

其實ホウジ很乖的,牠並不是真的喜歡咬人,那天應該是我吹笛子的聲音太尖銳,讓牠不高興才這樣吧!好吧!那下次媽咪要吹笛子的時候,就先把門關起來好了!

唉!我可不想再去醫院包第三次手臂啊!

結痂的傷口。好了以後,有點腫腫的,還很癢.......

TAN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