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兩天的新聞,報導了罹患罕病肌小管病變的曾晴小妹妹要拔管的事。在這之前,剛好看到電視新聞的訪問而得知這位小妹妹的故事。對於這個勇敢面對疾病的小天使,與堅強面對這一磨練的曾爸爸、曾媽媽,真的是讓我感到無比的欽佩。當然,在臺灣各地,有罹患罕見疾病的家族不知凡幾,只是有些人選擇不讓大家知道而已。對於這些病友與家族,大家都應該要感到欽佩與衷心祝福他們能夠康復。

我沒有生過什麼病,所以對於拔管的認識也不清楚。但就字面意義而言,拔管應該是指病情穩定之後才會做的事吧!(這層認識,也經由去年老爸去開盲腸,而後要拔除污血袋,加深我對拔XX的體認)但因為報紙的大肆報導,讓許多人誤以為拔管就是那種臨終的醫療抉擇,把管子拔掉了,人就不在了~在看過曾晴的部落格留言才知道,原來這是大家誤會了~

我想說的重點,不是曾晴妹妹是否要拔管的事情,而是在蘋果的報論中看到的一篇關於生命尊嚴的文章。在醫療發達的今日,除了一些疾病無法真正治癒之外,大部分的患病者,都可以得到醫治,延續生命。

死亡,代表著將不存在於這個地球、這個世界,看不到自己熟悉的人群,也不會再被人認識。因此許多人,無法接受即將面對死亡的事實。當然,自己本身無法接受,親朋好友也都無法接受。可是,上天是很公平的,每個人都得面對死亡,只是早和晚的問題而已。

但是,問題就來了。就是因為醫療的發達,讓大家都希望生命可以繼續延續下去,插管、給氧、輸血、電擊心臟、按摩心臟等等,能用得上的現代醫療科技全用上了,而這個患者,就像一個怪物一樣,全身插滿了儀器。能將病患醫好,這麼做,我到是不反對。但是到最後,如果還是無法挽回病患生命時,這樣做,是否會讓病人死得沒有什麼尊嚴?而這種情況,比較多是發生在罹患癌症、罕見疾病、突發意外的病人身上。蘋果上的那篇評論,就是由此而發。而我,也和這位評論人有相同的看法。

當然,不是每個人都能心平氣和的面對死亡,對於突然被告知「你只剩下幾個月生命」的事情也是無法接受。但死亡確實是每個人都會遇上的事情,越早對死亡這件事情做好心理準備,對自己應該是越好的。

當生命即將終結、明知救不回來時,是否還要全身插滿管子的急救以延續生命?我的大學班導,一個非常棒的老師,突然的中風倒下。去看他時,也是靠著呼吸器在維持生命。老師一家學佛,也清楚該以什麼心態面對死亡,他們也不希望看到老師身上插著那麼多的管子,但又捨不得他離開,所以選擇電擊急救。老師他很痛苦,看在師丈眼裡,也很難過。但這是人之常情。有著再虔誠的信仰,都很難去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。

評論裡面說到,希望一個人能有尊嚴的迎接死亡,不希望一個人是在全身插滿管子的情況下死去。因為即將死亡的人,可能已經沒有辦法要求他不想急救的死去。讓他生或死的權力反而是掌握在家人的手裡。如果是我自己,我可能會選擇不急救吧!可,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。現在的我,或許能說的很灑脫,但真正面臨這樣的狀況時,我又會下什麼樣的決定?就像器官捐贈,也是一樣的道理。希望自己能留下有用的器官給有需要的人繼續使用,可又不想讓自己的身體在死後有殘缺!唉~真是矛盾!

死得有尊嚴比活得有尊嚴更難啊!(最好就是壽終正寢了!)

不過,不管在什麼地方當天使,我想,最重要的,是讓自己與周圍的人都能夠快樂,沒有負擔。

P.S.僕の生きる道、地下鐵、生日快樂等劇,都有這方面的探討。雖然不見得編劇和導演有想要表達什麼樣的問題,但在我看完之後,卻因為自身的生長與學習環境而有深刻的體會。以後再來慢慢談這幾齣戲吧!

TAN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