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,一個不被和平時代所需要的人,沒有了敵人、沒有了戰場,就沒有生存下去的意義。
加上德川家康、服部半藏等人的私心,擔心無法控制這一群隱身在深山中的忍者,
他們選擇讓甲賀和伊賀互相殘殺,藉此鞏固自己的勢力。

時代在改變,忍者自己本身,也必須去思考自己存在的意義。
而這個不希望被舊的觀念所束縛的人,就是弦之介。
因此,當他聽到自己必須為了「決定下一任將軍繼承人選」這件與自己根本毫無瓜葛的事件,
而跟自己所愛的朧決鬥時,他毅然決然的挺身抵抗這個愚蠢的事。
或許有人會覺得,他的行動太過於衝動,但我相信,這就是弦之介,不希望被束縛的人。
即使他從小就被教育成為必須為了戰鬥而生存。
但他相信,總有不需要戰鬥就可以生存的時代。
然而,他的屬下們,卻無法從「忍者的存在就是戰鬥」的思想中跳脫出來。
因此,他無法阻止他的屬下跟伊賀的忍者戰鬥,
在他們全都陣亡的同時,他也只能無助的吶喊。
當他和藥師寺談完之後,他才驚覺,他和朧的戰鬥已經無可避免。
即使他根本無意和朧決鬥,但因為朧的部下的犧牲,使得朧可能變了,
就算解釋也可能於事無補,所以,他只好選擇了戰鬥。
但他一開始,就沒有打算和朧一決生死,因為他知道自己無法狠心的殺死自己心愛的人。
因此,他選擇讓自己所愛的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。
希望自己的死,可以換取朧的性命,以及甲賀、伊賀兩村未來的和平。


朧,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,一直認為自己生為忍者是一件悲哀的事。
但是,在遇到弦之介之後,他發現了生命的可貴與他存在的意義。
因此,當他知道必須要與身為甲賀領導者的弦之介戰鬥時,
即使他也是從小被教育必須為了戰鬥而生存,但他遲疑了。
就在疾風送來弦之介的信,邀請他們一同前往駿河府問個究竟時,
他相信弦之介的決定是正確的。
因為弦之介說過「命運必須由自己開創」。
因此,他願意跟在他的後面前進。
然而,和弦之介一樣,朧他也無法阻止他的部下們與甲賀的忍者一戰。
因為這是身為忍者所背負的宿命。
他也不希望自己的部下犧牲,但戰鬥總是有勝有負。
讓朧最不能接受的,是螢火的戰死。因為朧將他視為自己的妹妹。
當螢火死後,再加上藥師寺的話,讓他動搖了自己的意念。
因為他沒辦法好好的和弦之介談,因此,他認為弦之介變了,所以,朧他也只好選擇戰鬥。
但是,他一樣沒有辦法使用他的「毀滅之瞳」來對付他心愛的弦之介。
所以,他只能用刀盲目的往前衝。
其實,他是希望弦之介能夠躲開的,
但他萬萬沒有想到,弦之介竟然等著他將刀子刺進自己的身體。
在那一剎那,他慌了,他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但這是事實,他必須接受。
此時,他總算了解了,弦之介所說的「命運是由自己開創」的話。
弦之介和他兩個人,必須有一個人要犧牲。
因此,朧忍住悲傷,前往晉見德川家康。
為了甲賀和伊賀兩村的和平,
並且為了堅決表示不再以驚人的忍術對付敵人,他選擇將自己的眼睛刺瞎。
一來,是為了讓德川家康安心;
二來,是為了兩村的和平;
三來,是因為他再也見不到弦之介和弦之介所喜愛的甲賀的秋天。
所以,他選擇刺瞎自己。

結局有著不完滿的美。

如果不要和原作比較,我覺得是一部蠻不錯的戲劇。

圖片取自官網與貝仔私藏,請勿任意轉載!謝謝!

TAN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