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許佩妤和聶凱這兩個角色,正是編劇要讓我們看到的兩種對愛情不一樣執著的人。
而且正好是相對性的兩個人。

在大家的眼中看來,佩妤確實是比較完美的那一個。
因為她懂得去欣賞念中、真的了解他,願意去等他,這是因為她知道念中最愛的是家琦。
雖然她也不希望念中說出來,可是基本上她能接受這個事實。
且如果沒有堅強的去相信他,那一開始她根本就不需要愛念中。
因為不管家琦是死還是活,念中都不會愛她。
就是因為她了解念中是這樣的一個人,才值得她去愛。
就像家琦說的,她身邊需要的,不是一個只會保護她的人,而是能和他並肩作戰的人。
對佩妤來說,念中也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所以,佩妤願意等念中回來,這也是一種信念。
要到底線完全的被揭發時,佩妤才能真正的放手。
念中沒愛過佩妤嗎?呵呵~~後面就知道囉~~

聶凱對家琦的愛的方式,正好相反。
他也知道家琦愛的是念中,但他選擇的是不去正視它。
打從心底就不承認這個事實。
他只希望用他的力量保護家琦,不讓她受到傷害。
所以當家琦要他接下特助的工作時,他答應了,而不是跟家琦一起去三亞。
因為他直覺的認為,只有努力的工作賺錢,才能給家琦好的生活。
當然,這也可以說他比較重視他自己的事業。
可是他忽略了家琦不是只需要一個會保護她的人,而是一個能一起作戰的人。
有時候,女孩子講的話是相反的。(戲不都這麼演的嗎?)
如果聶凱真的了解家琦所想的,他應該和念中一樣,義無反顧的跟家琦去三亞,而不是留下來好好工作。

我相信家琦也愛聶凱。只是那種愛,是一種感激的愛。
和將心整個交給了念中的那種愛不一樣。(有一點抽象…

從這裡看來,就可以發現,男人和女人對愛的執著方式是不一樣的。
佩妤選擇等待;而聶凱則是直接衝去找家琦。
這也就是為什麼,從古至今,守寡的寡婦總能把孩子帶大,然後光耀門楣,
而守寡的鰥夫,就和守寡的寡婦相反啦~~

聶凱要求念中讓步,這就表明了,他知道念中很愛家琦。
從他拿著綠寶石去問念中時,我就覺得這個男人實在有一點爛…
因為他早就知道,家琦喜歡的是念中。
我不相信,他們三個人這麼要好,他會分辨不出家琦喜歡誰多一些?


而如果我是聶凱,當我問出念中你會不會願意友情而放棄愛情時,
假如念中說願意,那我會更生氣,因為這代表著念中所謂的愛家琦並不是真的。


今天沒有什麼橫刀奪愛,只有先來後到。
已經將心給了對方的人,是很難再從這個人身上將心收回的。

到目前為止,基本上,這齣戲已經很成功了。
不管編劇和導演究竟想要表達什麼樣的意念,最後,有情人是否可以終成眷屬,
劇中人物,已經把觀眾弄得分了派別。
對我來說,從這齣戲中學習認真的思考何謂愛情,讓我的大腦認真的活動起來,比什麼都重要。
(我最討厭看那種不需要動大腦的戲了,那真是浪費生命…

之前的文章中有提過,觀眾會因為自己的生活環境、背景、思想,而以自己的方式來解釋這齣戲劇。
這些解釋,或許不是當初導演或編劇想得到的解釋。
當觀眾有了不一樣的詮釋方式時,
這齣戲就真的很成功了!

對於整個故事,老實說,主題曲、片尾曲、插曲,四首歌,已經都交代的很清楚了。
這是我看這麼多年的戲來,覺得最能配合戲劇的四首歌了!!

圖片取自霍建華後援聯盟網友stevenjoe的截圖與金石堂「屋頂上的綠寶石寫真書」~請勿任意轉載。感謝~

TAN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